财务自由的年轻富豪,亲身体验贫穷后哭了:逆天改命不现实?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财务自由的年轻富豪,亲身体验贫穷后哭了:逆天改命不现实?

有首家喻户晓的老歌《爱拼才会赢》,相信很多人都能随口哼上几句。

尤其是那句 “三分天注定,七分靠打拼,爱拼才会赢”,更是给一些身处逆境的失意者们带去过不少鼓舞和希望。

然而,爱拼就一定就会赢吗?

这部真人秀告诉你,不一定——《穷富翁大作战》。

《穷富翁大作战》是香港电台(RTHK)2009 年 ~2013 年推出的一档真人秀,总共三季。

节目针对香港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问题,每季邀请四位有地位、有学识的富豪嘉宾,用五天时间深入香港底层,去体验穷人的生活。

开播至今,收视不算亮眼,评分却一季高过一季。

第一季的嘉宾分别是:富商李铭皆,选美天后陈珏芸,上市公司总裁黄岳永,幸福少奶郑晴心。

1、

李铭皆体验的是露营生活。

把钱包、手机、信用卡、以及换洗衣物等个人物品全部上交之后,兜里只剩下15 元港币的李铭皆迫在眉睫要考虑的,是未来五天的一日三餐。

PS:香港最便宜的便当是 20~25 元每份。

李铭皆选择的露营地,地处被流浪汉自嘲为 ” 文化大酒店 ” 的尖沙咀,和它隔海相望的,是全港最昂贵的半岛酒店。

露营第一晚,大雨倾盆,风凉水冷。

被 ” 明天的早餐在哪里 ” 困扰的李铭皆一夜未眠。

天还没亮,他就早早开始奔波在大街小巷,打算找份工作。

在遭遇无数次冷眼、碰壁之后,一家小食店最终以时薪 25 元的价格,答应让他送外卖。

但好景不长,五个小时之后,还没从有工作(有饭吃)的喜悦中缓过神来的李铭皆突然被告知,他被辞退了。

作为居无定所的流浪者,这样随时被雇主辞退的情况,在香港社会其实已经屡见不鲜。

面对镜头,五味杂陈的李铭皆落泪了。

这位早已实现财务自由的年轻富豪,之前从来没想过,一餐一百多元的家常便饭,在他不了解的另一个阶层,竟来得如此不容易。

那么,这些居无定所的露营者们都是些什么人?是什么原因,让他们被这个誉为 ” 东方之珠 ” 的国际大都市抛弃?

因为那次轰动全球的金融危机

1997 年之后,被金融危机席卷过后的香港,因大批企业、餐厅、工厂倒闭,而衍生出大量无事可做的剩余劳动力。

长期没工作没收入,这些人们不仅吃不上饭、交不起房租,还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领不到政府救济。

久而久之,很多没有市场竞争力的失业者就彻底被社会抛弃,沦为维港边上一道刺目的风景。

2、

陈珏芸的体验地是全港最贫穷的地区,深水埗。

连续五天,陈珏芸都要在这里跟一户单亲移民家庭生活,体会一个单亲妈妈既要工作,又要照顾孩子的两难困境。

来到即将入住的板间屋,陈珏芸被屋内的环境惊呆了。

不足百尺(约 8 平米)的房间内,包含了连厨房、餐厅、客厅、卧室在内的所有居家设施。

陈珏芸上班的地方是一家茶餐厅,之前从未做过类似工作的陈珏芸,不仅白天要在这里做够 8 小时侍应生,晚上回家,还得照顾被独自留在家里一整天的房东儿子,信誓。

信誓是个新移民儿童,谨慎、易怒、贪玩。

见到陈珏芸的第一句话是 ” 千万别动我的钱 “。

尽管陈珏芸一再保证 ” 不会 “。

半信半疑的信誓还是再三强调,” 你要是偷我们的钱,我们就不欢迎你 “。

后来在社区,因为点小事跟别的小朋友起了冲突的信誓,一言不合就上手招呼了过去,陈珏芸又是好几轮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懵懵懂懂的信誓才勉强给对方道了歉。

因为无所事事,信誓的日常状态就是看电视。

体验第四天,陈珏芸本想尝试着教他认一些生字,结果开始还不到半小时,就因为信誓的注意力始终无法集中而不得不终止了学习。

有句俗语叫 ” 寒门出贵子 “,意思是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,因为知道生活不易,在学习上会比其他孩子更努力,也更容易取得好成绩。

但是,通过节目中信誓的状态和历年高考成绩分布情况来看,你会发现,因为贫富差距导致的资源、信息不对等,这句金科玉律般的俗语早已成为了过去式。

3、

上市公司董事黄岳永,体验的工作是垃圾工。

从早上七点到上午十点,累得头昏眼花的黄岳永用了正常时间的三倍,才清理完总共 19 层楼的垃圾。

但还是因为时间耽误太久,错过了等不及的垃圾车,而被老板批了一顿。

第一天体验结束,体力不支的黄岳永打算放弃这份他本来不需要干的工作,但因时间仓促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工种,乐观的黄岳永最终还是决定再坚持一下。

除了身体疲劳,黄岳永暂住的笼屋也没让他省心。

闷热、潮湿、让人恶心的木虱,迫使辗转难眠的黄岳永只能要么出门找人聊天,要么漫无目的的满大街散步。

饶是如此,据节目组透露,在全港所有笼屋中,黄岳永居住的这间,已算是中上水平。

环境恶劣、食不果腹,让笼屋住户普遍对香港政府充满了怨气,他们认为政府机制没有公平竞争,所以没有平等的机会让他们起步。

这种恶性循环的结果就是,有权、有钱、有资源的人可以一直不断往上,而越来越穷的基层平民,却基本没有翻身的可能。

4、

最后是富家少奶郑晴心,她入驻的也是一户单亲移民家庭。

女主人婉芬,带儿子康仔住在深水埗的一户板间屋内,平时主要靠政府救济金生活。

婉芬找不到工作的原因,是因为她没有香港身份证(移民没满七年),偶尔遇上愿意聘用她的雇主,也多半是看她老实或工价便宜。

康仔是个多动症患儿,常态是上一秒活蹦乱跳,下一秒大哭大闹(还哄不好那种)。

郑晴心来婉芬家体验的五天,节目组规定她只能带 200 块生活费(按香港物价,每天 40 元港币,只能买两样最普通的蔬菜)。

第三天,迫于压力的郑晴心打算出门做兼职赚点菜金。

但忙活了大半天,筋疲力尽的郑晴心直到晚上也没能完成这个微不足道的愿望。

挫败、无力、焦虑等各种情绪,迅速耗尽了养尊处优惯了的郑晴心的斗志。

第三天晚上,郑晴心向节目组提出结束录制。

为此,节目组当晚特意安排了郑晴心的老公前来探班沟通,希望她能坚持到体验结束,但最终她还是决定提前一晚离开。

对郑晴心而言,物质条件匮乏、居住环境恶劣这些都还是其次,最令她感到绝望的是,婉芬她们这种没有盼头的日子。

第四天分别之前,郑晴心带着婉芬母子去了尖沙咀。

看着灯火璀璨的维港夜景,康仔抑制不住兴奋,大喊 ” 好靓,我喜欢来这里玩 “。

同样兴奋的婉芬难得一笑地鼓励儿子 ” 喜欢的话,长大以后就来这里住 “。

……

除了上文提到过的被金融危机波及到的中老年失业者,最近些年,类似婉芬这样的新移民家庭,也成了香港贫民的主力。

因为年龄、移民时间等原因,她们找不到工作、申请不到救济,于是只能靠着隔三岔五出卖廉价劳动力,勉强在这个繁华都市某个的角落,如蝼蚁般生存下去。

众所周知,作为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,香港超级富豪的比例一直处于全球前五,其中很多豪门的身家,更是达到令人匪夷所思地步。

与此同时,很少有人关注的是,香港的贫富悬殊差距,多年来也始终处于亚洲第一。

据统计,平均每 6 个香港人中,起码有一名至今仍然生活在贫困线以下。

这样触目惊心的数据,在打谁的脸?

《一秒钟》首曝预告定档11月27日张艺谋亲笔信献给热爱电影的人

上一篇

惊了,这“油腻男”靠扒光鲜肉洗白???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

财务自由的年轻富豪,亲身体验贫穷后哭了:逆天改命不现实?

长按储存图像,分享给朋友